用户名:  密码:注册第三方登录

中国铅业网

  1. 1
  2. 2
  3. 3
  4. 4
  5. 5
中国铅业网,为中国铅业量身打造
客服电话:400-077-0212
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铅业独家 > 铅锌矿价格大跌“产能过剩论”PK“炒家论”

铅锌矿价格大跌“产能过剩论”PK“炒家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时间:2008-08-07 08:52:13   阅读量:

铅锌矿价格大跌“产能过剩论”PK“炒家论”    经历了2007年的风光后,铅锌两种有色金属价格2008年开始连续暴跌。
  根据上海现货行情显示,8月5日,1#铅成交区间仅为18600—18800元/吨,0#锌成交区间为14750-14850元/吨——而在去年,铅价最高价达到25320元/吨,锌价最高达到31211元/吨。分别下跌了30%和50%多。
  “我们都不清楚这个市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8月5日,当被问及铅锌行业的价格低迷原因时,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一位负责人向记者感叹道。
    是谁偷袭了铅锌价格?企业、贸易商、政府等市场参与方各执一词。
  产能过剩论
  铅锌行业陷入低迷,市场上比较普遍的说法是铅锌行业因为前两年形势大好,产能扩张过猛,导致产能过剩。
  上述说法有力证据来源于今年3月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铅锌部发布的《2007年中国铅锌行业运行情况》。数据显示,2007年铅锌行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33.31亿元,同比增长65.84%。其中, 铅锌冶炼企业固定投资完成119.75亿元,同比增长为56.05%,“增速比2006年的有了大幅的提高”。
  铅锌供过于求的情况一目了然。商务部外贸司有关人士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去年到今年,国内铅锌需求量增长幅度不高于10%,但是供应量增长却在20%以上。
  “铅的需求增长主要在蓄电池上,锌的情况稍好些,主要在不锈钢生产上。其他用途领域,基本无增长。”在中国有色工业协会7月16日组织的一次铅锌行业市场分析研讨会上,一名研究铅锌需求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然而铅锌行业内部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安泰科信息公司的专家冯君丛在7月16日的的行业分析会上表示,受价格暴跌的影响,今年全国的锌产量不会超过392万吨,低于市场预期30多万吨。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铅锌部副主任胡德勇表示,自去年1月份价格不正常走高后,国家于该年3月份出台新的准入制度,现在价格跌到一定程度,投资早已经有所放缓,许多矿山都关闭,冶炼产品也减少。
  “其实现在各大企业的库存是很低的,但是国内市场透明度不够高,供大于求的谣言一起,市场恐慌心理就产生了。”胡德勇说。
  国际炒家力量
  同样反对“过剩论”的,还有贸易商。在他们看来,国际价格是影响国内价格的一大原因。
  上海资深期货经纪人关和平介绍,在2007年11月的铅锌行业年会上,2000多家上下游企业齐聚南京。当时就有很多参加会议的贸易商发牢骚,认为铅锌中国没有定价权,国内铅锌价格都是跟着伦敦铅锌期货价格走。华东著名锌贸易商安泰科的业务主管王建中认为,“LME这一轮价格调整得太快。”
  据悉,LME锌价从2007年5月的4000美元/吨,一路下跌到2008年7月8日的1750美元/吨,跌幅达到58.03%;LME铅价亦从去年10月份的3890美元/吨的高位,急跌至7月4日的1550美元/吨,跌幅超过6成。
  现在,由于国内外铅锌价格倒挂,加上铅锌冶炼成品的价格暴跌,铅锌冶炼企业发生“抢矿热”,中国由铅锌出口国成了进口国。
  目前有大量的铅锌冶炼企业向商务部呼吁将铅锌精矿列入进口优惠资源类产品名单,享受像铜矿一样的待遇。
  对中国需求的预期抬高着国际期铅期锌的价格。8月5日,LME期铅期锌的卖价分别涨至2015美元/吨和1746美元/吨。
  然而对全行业来说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受损失。7月12日达成的“减产10%”的行业同盟已经破产,这份由27家中小铅锌企业建立的同盟也没有能够获得大企业的支持。“中型以上的大企业都有完善的保值系统。”王建中说。
  王建中向记者透露,此次价格暴跌“实属正常的市场调节”。铅锌冶炼行业利润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加工费,另一部分是滞后销售带来的利润。
  “现在需求少些了,做不到以前那样的滞后销售,这一部分利润降低了,但是加工费的利润还在的。而前两年通常有50%左右的利润。” 王表示,此次降价,对于大企业影响并不大。
 近期行业政策无调整
  面对铅锌迷局,政府是否要救市,争论渐起。
  与会企业呼吁政府“救市”的手段主要有两个:一是要求政府在准入制度上严格控制铅锌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提高行业准入标准,在外贸上限制“低档产品进口技术壁垒,限制低档铅锌冶炼产品进口”;二是加大对铅锌的国家战略储备,以发挥战略储备的杠杆效应。
  记者获悉,7月16日由商务部、发改委参加的铅锌行业生产经营情况和市场发展趋势分析会议,并没有提出明确的解决方案。
然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人士透露,现在国家并没有要建立铅锌储备的措施,也没有提高行业准入的政策出台。某位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国家发改委在上半年找过多家铅锌企业谈话,对于干预铅锌市场并不认同。
  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巡视员贾银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天的结果是昨天的行为造成的”——铅锌行业产能有个滞后期,前几年铅锌市场行情好的时候,各地政府和企业盲目上马铅锌产能,如今大规模进入释放期,行业产能过剩是必然的。
  “即使是建立铅锌储备,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另一位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负责人说,“铜行业发展那么久那么规范,建立战略储备都用了三年,不要说发展不过两三年的铅锌产业了。”
  今年8月1日起,0#锌取消了5%的出口退税,许多贸易商对此颇有微词。但是上述商务部外贸司人士告诉记者,国家短期内不会调整“限制资源类产品”出口的策略,建议铅锌冶炼企业多关注节能减排和环保要求,如果当地是节能减排任务比较重的地区,建议铅锌冶炼企业别再上马项目。
  想要依靠外贸政策调整获得转机的打算落空后,很多大型铅锌冶炼企业转而求助发改委,希望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提高铅锌冶炼行业门槛,限制低端铅锌冶炼产品的进口。
  对于铅锌冶炼企业和贸易商的要求,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巡视员贾银松表示,铅锌行业已经放开,属于市场发挥作用的行业,就应该让市场发挥调节作用,政府不会无端干预市场运行。
  “好比很多人挤车,上来的人希望赶紧关门走,没上来的人希望等一下关门,让他上来。”贾银松说。